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如果不能登入的先换一个浏览器试一下还不行就点上方找回密码,邮箱乱填找不回的请联系客服邮箱或者QQ2797387628!
UC和QQ浏览器兼容不是太好,视频不加载可以刷新几次看看,或者换浏览器,推荐谷歌/360/搜狗浏览器

【偏偏要做你的M】(5A.16)【作者:deltat】

[复制链接]
请叫我雷锋哟 发表于 2019-8-11 15: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字数:4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 5A.16 章
  吴小涵挂断了视频,想必便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
  只是,一个人颓坐在家里的地上,我依然无法从心里的失落中走出来。
  今天的一切,如此直白地告诉我,别的 M 能比我更好地满足吴小涵,而我,若不是凭着吴小涵的溺爱,原本甚至都没有资格做她的 M。
  我知道,我的她之间的一切,可能已经永远地改变了。
  她还有几十分钟就会回到家里,于是我想来想去,提笔在纸上写了一封很短的信,算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告白。
  吴小涵回到家,进了门,一如既往地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只是问了问我:「怎么样,还好吗?你真的没有不高兴?」
  「没有呀……真的没有。」我按捺住心里的抑郁,回答道:「我真的没事的,小涵学姐。就算你有了男朋友我都不会介意的呀,何况是个 M。」
  于是,她也只是随意地把靴子伸到了我的嘴旁:「还想舔吗?这次可是别人舔过的了呢。」
  「我……」我犹豫了片刻,还是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从酒店回来,吴小涵走了那么多的路,一路沾上的灰尘,早已使得这靴子上不可能再沾有他的口水了——这鞋底,和没被舔过没有任何区别了吧。
  「你就好好舔舔我的鞋跟吧,」吴小涵却开始有了羞辱的兴致:「这鞋跟今天可是踩过男人的鸡鸡的噢。你这个没鸡巴的太监,是不是很羡慕啊?」
  面对吴小涵如此无情地侮辱着我,我却不知如何回答:「我……」
  「啧啧,你现在这样,是不是都可以算作是间接地给他口交了呀,小废物?」
  「我……」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听到这样的话竟然没有被羞辱的快感,便请求道:「小涵学姐……你别这样……」
  「你那么希望我找别的 M,甚至找男朋友,不就是想被我这么羞辱吗?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骨子里面想做绿奴呢。」
  「我……」
  「好了,乖乖舔着吧。好好含住我的鞋跟吸着噢。你可以想象是真的在吸着别人的鸡巴呢,哈哈。」
  此刻,一边说着,她的另一只鞋跟已经戳到了我下身曾经长着阴茎的那个地方,狠狠搅动着阴茎根部那一厘米的残余,一边继续羞辱:「你看,像你这个连鸡鸡都没了的东西,我想踩着玩玩都玩不了,真是一点用都没有呢。」
  「对……对不起,小涵学姐……我没用……」听到自己心里的忧虑被完全验证,我只感到更加愧疚。
  「好了,」她命令道:「把你的手伸出来吧,没鸡巴的废物,只能拿手给我踩踩玩咯。」
  「嗯嗯。」我老老实实伸出了手掌,递到了她的脚边。
  吴小涵从来都喜欢用鞋跟踩踏男人——大约这种把人踩在脚下的征服感、这种轻而易举给人带来痛苦的主宰感,的确是她所享受的。
  此刻,她的靴跟很快就踩到了我的手心,狠狠钻了下来。
  随着她渐渐用力,我很快便「啊啊啊」的惨叫出声来。
  事实上,我简直怀疑掌骨都要被她踩碎了。
  她先前便看得出来,用我被阉割的事实,加上用我和小杨的对比,可以给我带来极大的羞辱。
  于是,此刻她故技重施:「叫什么呀?别人好歹还有鸡巴给我踩。你这个没鸡巴的废物,轻轻踩踩你的手,都叫成这个样子?」
  事后想起来,吴小涵大约是知道我喜欢被羞辱的感觉,才刻意用这样的话来羞辱我。
  可是,心里一直都在抑郁着的我,此刻听到这样的话,只是更加确信,我在吴小涵的眼里真的已经只是个废物了——我真的完全不如别的 M。
  但吴小涵没有留意到我反常的情绪,她只是抬起了鞋跟,看了看我手心被踩出的小坑:「噢,好像是出血了呢。怎么这么耐不住踩。」
  然后,她却又更用力地跺了下来。
  看着吴小涵的鞋跟,想到今天小杨都承受了这鞋跟带来的更惨烈剧痛,一瞬间里,我便觉得,自己应该证明自己能做得更多。
  是的——我不能就这么承认我不如别的 M,我至少还应该尝试着证明自己。
  「小涵学姐,」我说道:「你……你用鞋跟把我的手指踩断,好不好?」
  「你在想什么呀?」吴小涵有些不解:「你就这么贱吗?」
  「我记得你看得有些兴奋的那篇文章[1]里,就有女主活生生把 M 的手指踩
断的剧情呀。我也想被你……」
  看到我无比认真的表情,她也才意识到我不是在开玩笑。
  「那太过分了,」吴小涵严肃地说道:「踩断手指的话,别人一眼就看得出来的。你可别乱想。」
  这时候,我真的已经陷入了执念,只是想通过被吴小涵破坏,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所以我很是固执地说道:「小涵学姐,你答应我吧,好不好?」
  「不要啦,」吴小涵被我吓得似乎都退出了刑虐的兴奋状态:「我不能再随便虐残你了,你知道吗?」
  「可……可是……我想为你献出点什么,我比别人献出得更多。」
  吴小涵终于完全明白了我的意思,随即说道:「我就知道你会在意他。可是,我刚才只是开玩笑地羞辱你的啦。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重要的,明白吗?」
  吴小涵的话让我很感动——只是,愈是感动,我就愈是觉得自己对不起她,也就愈是想做些什么来回馈她。
  「小涵学姐……」我说道:「我知道你是真的对我很好。可是,我也真的很想做个真正的 M,我……」
  我语塞得不知如何说下去,终于是从茶几下面拿出了自己刚才写的那封短信来给她:
  小涵学姐:
  看到你找到了新的 M,我真的为你开心。
  但是,既然你有新的 M 了;那么,我留在你的身边,又何他们能有什么不同呢。
  我想,我能做的,只能是成为一个你可以更加随意地对待的物件,一个玩具。
  毕竟,我知道,你还是不愿意给别的 M 造成永久的伤痕或者身体的重伤的——所以,如果你还有什么想要玩的更重的刑虐项目的话,就都让我帮你实现吧,好吗?
  我知道,我已经不可能像一个正常人那样度过下半生了。
  我活在这世上的唯一作用,就是被你虐了——除此之外,我的生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所以,要是没法满足你全部的愿望的话,我的一生就真的太遗憾了。
  所以,小涵学姐,答应我,把你一切的、所有的关于 SM 的愿望、想法,都在我的身上实现吧——不管是之前不敢的,还是不忍心的。
  而对于我的任何虐待,在我身体上留下的任何改变,你也真的也不用再感到任何愧疚了。
  我真的早已不是一个独立的人了——我只是你的附庸品,一个用来给你虐的东西而已。
  一个根本没有人格的东西,一个完全属于你的玩具,你无论如何对待,又有何必要感到愧疚呢?
  能做你的 M,真的是我曾经连想都不敢想的幸福;而你,却真的给了我一生中所想要的一切。
  和你走到今天,一切的一切,我真的都很幸福、很感激。
  所以,从今往后的日子,就请彻底地利用我剩余的价值吧。
  从今天开始,你真的把我当成玩具,当成狗吧。
  最后一次作为一个人的 徐洋东
  她看了看,却是弯下腰抱住了我:「傻瓜。你真的没必要这样的,傻瓜。」
  「可是……我是真的想,小涵学姐。我都已经被你阉掉了,我们……我们也该走到我们关系的下一个阶段了呀。」
  「『下一个阶段』?那也不能是没节制地把你虐坏呀。」
  「可是,我真的想让你把我当成一个垃圾一样来无情地对待呀,小涵学姐。求求你别再对我这么温柔了。你再对我这么温柔,我真的会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你的。我从来都配不上留在你身边,所以……如果你还对我这个垃圾这么温柔的话,我……我会被心里的负罪感压死的。」
  「所以,你是觉得我的负罪感就不重要吗?」吴小涵说道:「你有没有想过,我一直残忍地虐你的话,我心里也会有负罪感,也会难受的呀。」
  「可是我只是你的 M 而已,你虐我,也是在满足我呀。我……我是真的想被你虐,小涵学姐。像我这样的变态,只有被你虐,心里才会好受一点的。」我歇斯底里地说道:「而且……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相处的方式,不是吗?我一直都是你的 M 的,以后也会是的,对吗?你也是真的喜欢虐我的对吗?」
  「是。」吴小涵叹了口气,点点头:「你是我的 M,永远都是。我也确实很喜欢虐你,很享受。我不能否认,虐你的时候我很幸福。」
  「所以,满足我好不好?就踩断我的一根手指,留下一点点痕迹就好。让我能够相信我还是你最卑贱的 M 就好。」
  「真的?你真的想被我踩坏?」
  「嗯嗯。我真的想让你把我踩坏。」
  「噢?」她低下头看着我手心泛出的鲜血,似乎也又一次进入了无情的女王状态:「意思是,我刚才对你的疼惜都是多余的?」
  「嗯……我……我就是你最下贱的狗而已,我……我就该被你踩坏的。」
  吴小涵听了我的话,似乎也不再抗拒,点点头接受了一切。
  只是,终于再次进入状态的她,却是羞辱起我来:「那,你只让我踩断一根手指吗?」
  「啊?那你想……」我有点不安。
  「我想把你的十根手指全部一根一根地踩断,可以吗?」
  「可……可以呀,小涵学姐。你怎么对我都可以的……只要你愿意虐我就好了……」
  「你就这么贱呀?」
  「我……我真的不用你同情的……」奴性彻底爆发的我,看着吴小涵那高贵的皮靴,忍不住发泄着自己的感情:「我真的只是你的玩具而已,你随便踩我就好的,全部踩碎,我也只会感谢你的。」
  「意思是,你这也下贱的东西,我越虐你,你还越开心吗?」
  「嗯嗯。」我说道:「是的,小涵学姐。我……我想让你虐我。」
  「是不是,我根本就不该把你当个人看的?」她一边说着,脚上猛然加力,鞋跟几乎扎穿了我的手掌。
  「嗯……」已经自认连别的 M 都不如的我,彻底放弃了自尊,屈服于那丑陋的奴性:「我就是狗,就是垃圾。我连被你虐待都不配的……我只是……求求你施舍我,把我踩烂……」
  这番对话也让吴小涵更加兴奋了,她看着我的鲜血从她鞋跟和我手心接触的地方缓缓流出,竟用鞋跟搅动起了我的伤口。
  或许,她真的已经把我当成了一个玩具。
  「手指给我放好了,」吴小涵命令道:「既然你这么犯贱,姐姐就发发善心,来帮你踩断吧。」
  「嗯嗯,谢谢学姐……」看到她终于答应,我的心里竟然满是感激。
  「我踩的时候,你不准乱动。你要是乱动,我当即把你赶出家门,懂了吗?」
  「明白,小涵学姐。」
  于是,坚硬的靴跟真的朝着我脆弱的小拇指跺了下来。
  只是一击,我反复就听到了指骨断裂的声音。
  一瞬间,我就本能地想要抽回我的手了——可是,想起吴小涵方才的警告,我还是只能逼着自己把手放在原地。
  我本能地发出了「啊啊啊啊啊」的惨叫声;那惨叫几乎都将我的声带撕裂了。
  这惨叫很快就被又一记冲击打断——在她靴跟的暴击下,血液已经从我的手指里喷了出来。
  吴小涵害怕我失血过多,便再次求助于橡筋——她从茶几下面掏出了一个橡皮筋,丢到了我面前的地上,命令道:「自己把手指扎好。」
  我唯唯诺诺,捡起橡筋,在小拇指的根部勒牢,然后放平了手,准备继续承受她的残虐。
  这次,靴跟正正的凿向我小拇指的指节,仿佛是从指节的缝隙捣了进去一样。
  她甚至优雅地抬起了另一只小脚,让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这一只靴跟上。
  鞋跟和地面之间的巨大压力,终于把我的指节彻底压碎了——而吴小涵还上下晃动了几下重心,用一波一波的重压,将我的骨头彻底碾到粉碎。
  这剧痛仿佛在撕裂着我的灵魂,我真的再也忍不住,本能地就要抽离自己的手。
  当然——被鞋跟牢牢钳住的手指,根本无从逃脱。
  即使此刻,她也都还在羞辱我:「小垃圾,是不是很喜欢被学姐的鞋跟粉碎的感觉啊?」
  「嗯……嗯……」我从剧痛中艰难地挤出话来:「我……喜欢……」
  「看来你果然是贱到没有救,连狗都不如了呢。」
  「嗯……」
  「你是不是又要觉得,能被学姐的鞋跟踩碎,都是你手指的荣幸呀?」吴小涵低下头问着。
  「嗯……是……谢谢学姐。」
  这绝对是实话。
  在我眼前的,可是吴小涵那高贵的皮靴呀。
  其中一只靴子正被抬起,靴底甚至还正对着我的脸,在直白地展示着她的诱惑,证明着我的卑微。
  而另一只靴子的细根,还在对我的手指完成着摧毁——那靴跟是那么纤细、那么光亮,饱含着吴小涵的气质。
  我的手指毁在这样的靴子下,确实是圆满了呢。
  而我的血,我的肉浆,一如既往地只会溅在她的靴子上,绝不会得到弄脏她的玉足的机会。
  但吴小涵还是不屑地质问道:「踩你这种贱东西的手指,你倒是爽了,但是好像真的是弄脏了我的靴子呢,嗯?」
  「我……」
  「我的鞋跟,」她说道:「本来可是用来踩男人的大鸡鸡的,而不是用来满足你这种猪狗不如的垃圾的。」
  说完,她又狠狠用力扭了扭鞋跟——那鞋跟挤压着我碎裂的骨头,就这么在地面上旋转了半圈。
  她继续说道:「而你现在的胆子也真是越来越大了呢,居然都主动提出这种要求,想要用你的脏手来玷污我的靴跟,嗯?」
  「我……」我没想到她会主动说出这么残酷、这么侮辱着我灵魂的话,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回答。
  「真的,你不觉得吗?被这么漂亮的一双靴子,只有真正的男人才配得上被它踩呢,而你这样的垃圾不是应该有点自知之明,交给菜市场里绞肉机处理吗?你居然还恬不知耻地让我来亲自踩你,你不觉得很过分吗。」
  我没能再回话——疼痛已经让我面部的肌肉都麻痹地不听指挥了。
  眼睁睁看着她鞋底迸射出来的肉泥,我都已经毫无感想——我的大脑真真切切一片空白,疼得已经容不下半点意识。
  而吴小涵像是知道她抬起鞋跟我就会缩回手指一样,根本不抬起鞋跟,只是保持着重压,踩在我碎裂的骨节上反复旋转着鞋跟,不停研磨着。
  终于,在生不如死的折磨中,我忍耐不住,昏了过去。
          
  [1] 即《虐杀》一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安卓APP下载|注册教程|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论坛

, Gzip On, MemCache On.

GMT+8, 2019-8-20 10:50

大西瓜联系邮箱/环聊:daxiguabbs@gmail.com

© 2016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