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如果不能登入的先换一个浏览器试一下还不行就点上方找回密码,邮箱乱填找不回的请联系客服邮箱或者QQ2797387628!
UC和QQ浏览器兼容不是太好,视频不加载可以刷新几次看看,或者换浏览器,推荐谷歌/360/搜狗浏览器

【贱如狗的男奴生涯】(01-05)【作者:qljslmx】

[复制链接]
请叫我雷锋哟 发表于 2019-8-11 15: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字数:69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节、落魄!
  我叫李x,在美国读书,25岁。刷着父母的信用卡,日子本来自在。
  直到有一天,家里出了点变故,回不了国了。
  国内的卡,也刷不出钱来。
  虽然美国大学文凭在手里,却找不到正经工作。
  万不得已,凭着还算干净的样貌,谈了家按摩店,准备做前台收银。
  老板大方的答应让我晚上在店里过夜,剩下了我租房的钱,也省了他安装防盗报警器的钱。
  他在前厅中央给我铺了条睡袋就算是床了。
  明早,就正式上工。
  「哟,小哥哥起的早啊」
  说话的好像是薇姐,昨天老板有介绍过,听说是店里的一姐。
  看起来足足36D的上围也不知道是真货还是乳胶。
  她从后门进来的时候,我明明还缩在睡袋里,不知哪只眼看我起了。
  「薇姐早」看了眼没到上班的点儿,我就还缩在睡袋里没动弹「早你老母啊早,还不滚起来开门!当误我赚钱我找老黑爆了你菊花!」薇姐的假笑脸瞬间变成了横眉冷目,不过老实说,薇姐不愧是一姐,虽然是发怒的样子,却让我那晨勃的小弟又跳了跳。
  也不知道薇姐是如何练的本事,我的小反应好像被她察觉了。
  「小贱狗想什么呢!」说着,薇姐抢到我睡袋旁,抬起脚重重的踏在我的脸上。
  好痛!本来就没睡醒的我顿时眼冒金星。
  我哪受过这样气,心头火气,猛地甩开她踩着我的脚,挣起来狠狠推了她一把,恶狠狠的瞪着她。
  薇姐没料到我忽然这么大的力气,一跤跌倒了。
  看着我她愣了楞,轻笑了声。
  「有点脾气哟,行,好玩。」说完,薇姐似笑非笑的瞥了我一眼,回了自己的按摩间。
  而我,还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
              第二节、温存?
  自这次冲突以后,薇姐再也没跟我说过一句话。
  打我心里,也没把一个婊子当回事。
  转眼,过了两个星期。
  刚刚到了夜里12点,收工的时间。
  报时的钟声还没响完,小姐姐们都走得一个不剩了。
  站了一天前台,腿酸的紧,洗漱也懒得,锁了门关了灯准备铺睡袋歇了。
  刚脱了衣服钻进睡袋,忽然灯被打开了。
  我吓得一激灵,壮着胆子喊了声「谁!」
  「小哥哥别怕哦」说着那人走到我近前,站在我头边,蹲了下来。
  原来是薇姐,心下稍定。
  「薇姐,你要干嘛」我从睡袋里探出头来看向她,不料却正对着她两腿之间。
  薇姐穿着小短裙,一蹲下来,洁白纤长的两条腿和粉色的胖次被我一览无余。
  我感觉脸在发烧。额确实挺好看的。我心想。
  「我不要干嘛啦~ 其实我就喜欢你这样有脾气的小哥哥~ 」薇姐一边娇声说着,一边伸出纤纤玉手来摸我的脸。
  本来知道她这只手可能撸过无数男人的鸡巴,可我竟莫名其妙的由着她摸着我的脸。
  难道薇姐就喜欢被推倒,我误打误撞捡了便宜。我心里暗想。
  「额薇姐你别这样」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明明自己好像有点什么期待。
  「咯咯咯,我别哪样啊~ 」薇姐媚眼一飘,险些勾出来我的魂来。
  我完全被她娇嫩的脸庞吸引住了,甚至忽略了她的职业。
  「我好冷啊~ 让我取取暖吧」薇姐柔声说。
  说完,她竟然甩掉高跟鞋,脱了睡袍,直接要钻进来。
  我涨红着脸,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却给她挪出了位置。
  「不许乱动哟~ 」说着薇姐竟把我一只手臂抱进了怀里!
  我的手肘僵直的支在她胸前的柔软上,不知所措。
  正在胡思乱想的我,发现薇姐没有接下来的动作了,好像真的要睡了。
  我偷偷伸出另一只手,试探的放在她身上。
  「你不老实,我可会走掉的。」薇姐的声音冷了好几分,吓得我急忙缩回了手。
  看我学乖了,薇姐轻轻说了句。「老实睡觉~ 」
              第三节、低头
  哎。这一晚薇姐倒真的睡着了,我直熬到早上才睡了一小会,醒来时薇姐已经不见了。
  到了开门的时间,老板忽然早早的来了。
  随便打过招呼我也没当回事。
  趁闲的时候,老板给我叫到堂后。
  「小李啊,你也来了一阵子,情况也基本了解了,现在有这么个情况,有的客人现在来玩,有新的要求你听说了吗。」老板拍着我的肩膀。
  「没听说啊,什么要求啊老板」我陪着笑。
  「那我就跟你直说吧,有的客人现在要求搞小姐的时候要有人伺候。」老板说完这句就停住看着我。
  「啊……这是怎么个伺候呢……」我被他看得直发毛。
  「嗨,就是要有人给当活体性爱玩具,让客人一边搞姑娘,一边有人给客人服务服务。」老板微微笑了笑,漫不经意的说。
  「哦哦这样啊,那这和我没什么关系吧……」我僵硬的笑着。
  妈的我怎么能干这个!可是……老板要是逼我我怎么拒绝啊我去……这月工资还一分没到手里。
  「呵呵小李啊,客人要是找姑娘做这事到好办,可是人点名要小伙子干。因为有点仓促我暂时没合适的人手干这个,你看你能不能帮老板这个忙应付一阵子?」
  老板虽然带着笑音,眼神却冷冷得盯着我。
  「啊这不太好吧。」我竟不敢说个不字,只能支支吾吾的躲闪着。
  「呵呵,小薇早上跟我说,昨天有人强迫她睡觉你知道嘛。然后吧,我调出了监控,只能看到早上她从你睡袋里跑出来。我想不会是你强迫她的吧呵呵。」
  老板满脸堆着笑意,眼神却寒冷似冰。
  听到这里,我又惊又气又怕,手脚都在抖。
  忽然,老板伸出右手狠狠扼住我的脖子,用力把我怼到墙上!
  老板粗壮的手臂青筋暴起,我竟喘不上气来!
  我企图拨开他的手,却发现双手根本使不出一点力气。
  原来窒息双手会乏力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在想这个。
  「小子,想糊弄我啊。就你这黑户,弄死你都没人管,你真以为我发善心做好事吗?不想遭罪,就老老实实听话做事。」
  老板沉声说着,手上却越发用力。
  「呃……呃……」我发不出一丝声音,眼前一阵阵发黑!忽然下体一痒,竟然失禁尿了裤子……
  这时,老板撤了手,我一下子瘫倒,大口的喘气。
  「明白了吗」老板厉声训道。
  「明……明白了……」我跪伏在地上,低着头强忍着眼泪应声。
  老板蹲了下来,用食指微曲,放在我颌下,缓缓的抬起我的脸。
  我垂着眼神不敢看他。
  「啐!」一口吐沫精准甩到了我的眉心上,沿着鼻梁缓缓在脸上淌着。
  「不许擦,在这跪好。」老板递出了一个严厉的眼神,转身走了。
  我就穿着尿湿了的裤子,一直跪到那口吐沫干涸在我的脸上。
               第四节、羞
  第二天,老板又带了个前台来。
  然后把我叫到了后面。
  进到内厅,我看到店里所有的小姐姐都在,有的我还对不上名字,但是没有薇姐。
  「之前跟你们说的那个服务项目我找好人了,就是他了」老板对大家说。
  「哟~ 这是小那谁吗~ 条件能行吗咯咯咯」一个小姐姐笑道,带起了屋内一阵轻笑。
  「嗯,是要检查一下。小李,你脱光了我们看看吧」老板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一下子涨红了脸,昨日虽然丢人,却还是私下里,今天要这么多姑娘面前裸体,心里充满了屈辱。
  「嗯?你不脱?」老板看我低着头不动,重重哼了声,问道。
  「脱……脱。」我一咬牙一闭眼,手忙脚乱的脱掉了T恤,短裤和鞋袜,只留了内裤。
  「啪!」老板狠狠甩了我一耳光,我立刻感到了嘴里腥味。
  「还尼玛比害羞啊,脱光!」老板训到,小姐姐们纷纷笑出声来。
  我颤抖着褪下了内裤,却发现小弟竟立起来了。
  顿时,小姐姐们笑开了花。
  「看不出是个贱骨头呢~ 」
  「咯咯咯~ 这么小哈哈哈」
  「命贱鸡儿小啊~ 呵呵呵」
  听着她们的笑语,心中的屈辱感瞬间飙升,眼泪竟淌了下来。
  「哎哟哟还哭哭呐咯咯咯~ 」又是一阵调笑。
  「你们别光笑,那个小艾,想摸你就去摸摸,顺便反馈下肉感怎么样嗯。」老板坏笑着说。
  「是的爷~ 」小艾应着。
  小艾个子不高,小脸精致眼睛水灵灵的,一股子清纯范,看起来是老板的菜。
  小艾先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忽然用力扇一把我的脸。
  「脸蛋打起来不错呢~ 」
  接着,她柔软洁白的小手沿着我的脖子摸了下去。
  「皮肤蛮细的咯~ 」
  接着摸到了我奶头上,我强忍着痒任她玩弄。
  「啊!」小艾用指甲狠狠的掐着我的奶头,剧痛之下我不禁叫出声来。
  「还挺敏感呢~ 呵呵」
  「好了,你认真点验货啦别整没用的」老板板起脸。
  「好的呢爷~ 」
  说完,小艾绕到我身后,对我说「蹲个马步小哥哥~ 」
  我不知所以,便分腿扎了个马步。
  「啊!!!」她竟把手指往我的菊花里插!痛死我了!!我一下子把腿夹起来了。
  「好货哟爷,菊花没开封呢~ 」小艾笑着说。
  「那就成了,你们以后好好配合吧,哈哈哈。小李,你去那间等call吧。」老板指着放杂物的小隔间说道。
  「是。」我低着头应着,赶忙拿起衣服捂住下体躲了进去。
               第五节、辱
  「小李过来哟。」新项目的第一单客人来了,点的正是小艾。
  「背手!」小艾拿过一副铐子把我的手从背后拷住。
  然后,拿起了一副颈圈套在了我的脖子上,紧紧地勒着,几乎喘不过气来。
  「跪着跟我走。」小艾就像牵着一条狗一样把我牵进了vip包间。
  我心里早已麻木,机械般听着指令。
  我可能就是这贱命吧,我麻木的想着。
  进房间后,客人已经坐在沙发上了。
  我偷偷打量。
  客人很高,大概有一米九,身材很匀称,一身的潮牌。
  虽然戴着一副墨镜,也能看出是个很帅气的年轻人。
  我不禁自惭形秽。
  「爷~ 您叫的狗牵来了~ 」小艾扭着纤腰坐在客人身旁。
  我自觉地跪伏在地。
  差不多的年纪,富哥儿可以挥金如土,美妞靓妹任其玩弄。
  而我,却只能跪在这里,给富哥儿们做狗奴。
  「爬过来。」客人声音很有磁性。
  我听话的爬了过去,认真地扮着狗,只当这身子不是我的。
  客人轻笑了一声,「舔脚。」
  说完,客人便把目光转到小艾身上,也把手转到了小艾身上,上下其手。
  我低着头,忍着客人淡淡的脚汗味,小心翼翼的用牙齿把客人的袜子脱了下来,客人狠狠地揉扭着小艾娇嫩的乳房,「阿~ 哦~ 」,小艾卖力的逢迎客人的粗暴的动作。
  我看着客人
  我自觉地跪伏在地。
  差不多的年纪,富哥儿可以挥金如土,美妞靓妹任其玩弄。
  而我,却只能跪在这里,给富哥儿们做狗奴。
  「爬过来。」客人声音很有磁性。
  我听话的爬了过去,认真地扮着狗,只当这身子不是我的。
  客人轻笑了一声,「舔脚。」
  说完,客人便把目光转到小艾身上,也把手转到了小艾身上,上下其手。
  我低着头,忍着客人淡淡的脚汗味,小心翼翼的用牙齿把客人的袜子脱了下来。
  客人狠狠地揉扭着小艾娇嫩的乳房,「阿~ 哦~ 」,小艾卖力的逢迎客人的粗暴的动作。我直直的看着客人的脚,大约有45码,脚趾偏长,指甲修得很整齐。
  虽然有些淡淡的汗味,但感觉是刚洗过的。
  肤色很白净,比我的脸还白净。
  闻着淡淡的汗味,忽然发现,我竟不知该如何下口。
  是的,不是下不去口。
  世上总有些人站在高处,也有些人站在低处。
  自然还有像我这样的,跪在别人脚下的。
  我不知该不该笑话自己,因为我在担心我的口水会不会弄脏了客人高贵的脚。
  客人似乎发觉了我的呆滞,抬起脚狠狠踹在了我的脸上!
  准确的说,踹在了右眼上。
  因为手被反拷,无法支撑,我直接侧滚了三圈。
  好痛!右眼泪水直接飙了出来。
  「滚回来舔!」客人不满的训斥,声音听着还很年轻,我却不敢违抗,赶紧用脸撑地,跪爬到他脚前。
  没空去思考如何下嘴了,我卑微的俯下身,含住他的大脚趾。
  就当这是根冰棍吧,我这样教自己。
  我尽力用嘴唇裹住整个脚趾,努力不让牙齿硌到客人。
  轻柔的用我的舌头舔弄这根高贵的脚趾。
  是的,高贵的。
  很明显,这位年轻的客人便是高高在上的那类人。
  像我现在这个样子,能给他舔脚便是我的荣幸了。
  于是我越发卑微,越发卖力,从指根,指肚,甚至是指甲缝,我用舌头尽心尽力的舔着。
  舌头扫过甲缝,隐约感到指甲缝里好像有些许渣子,我便更加卖力吸允。
  直到,把那甲缝里的渣子吸到嘴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把那渣子吞下去了。
  是的,我心甘情愿的吞下了客人的脚灰。
  仿佛,那是客人的恩赐。
  于是,得到恩赐的我,继续仔细的用舌头扫干净指缝,开始认真的舔下个脚趾。
  小艾已经骑跨在客人身上,而客人,仍在半爱抚,半蹂躏的玩弄着小艾。
  我感到客人把目光扫下来了好几次,看来对我的服务还算满意。
  我便越发的卖力,扫,舔,吸,我生怕自己连客人的脚都舔不好。
  客人明显开始兴奋了,竟然直接把小艾褪了一半的白衬衣拽了下来,一口咬在了小艾的乳房上!
  「啊~ !」小艾明显吃痛,脚尖瞬间绷直,却又不敢冷了客人,只得把惨叫改成了淫叫。
  客人左手搂住小艾,右手粗暴的撕扯小艾的小短裤!
  小艾赶忙解开裤扣,展露了整个美体。
  我本是在偷瞄,这时却看愣住了。
  小艾的身材堪称玲珑有致,胸部没有很大却很协调。
  皮肤如羊脂玉般光洁,纤腰不盈一握,小屁股浑圆浑圆的,又挺又翘,两条完美比例的玉腿,夹着神秘的幽境。
  我竟无法挪开眼睛。
  其实因为性格比较内向,我到现在还没真正上过女人,最多就有过舌吻。
  这么美得裸体,在这么近在咫尺的距离,仿佛对我施展了美杜莎的凝视。
  客人粗喘着扯开自己的裤扣,褪下一条我一个月工资都买不起的内裤,粗壮的阳具傲立于胯下。
  大约是我的两倍长、一倍粗。
  因为长期手淫,我的小鸟完全勃起,也只有不到9厘米。
  更是细的可怜,勉强比中指粗一圈。
  是啊,只有客人这样的鸡巴才配玩女人,像我这样的小火柴、像我这样的贱命,能跪在高贵的客人脚边舔脚,已是荣幸。
  小艾被揉弄得早已泛滥,「主人~ 我要嘛~ 」小艾娇哼着,纤纤玉指套弄着客人的大鸡吧。
  客人斜依着沙发,双手抬起小艾的翘臀,对准了泛滥的蜜穴,重重的怼了上去!
  「啊……要被主人刺穿了插爆了啊……」
  客人狠狠抽插了两下,忽然停住了,俯瞰着我,吼道「看什么看!舔蛋舔屌啊废物!」说完,又一上一下的做起活塞运动。
  我慌忙跪行近前,看着那淫水飞溅的交合处,和随着美人娇躯起伏而晃动的卵蛋,又不知如何下口了。
  害怕再次激怒客人,我赶忙胡乱的把脸贴了上去,嘴唇包裹着客人的黝黑的阴囊,舌头在阴囊褶皱上来回舔弄。
  鼻梁正好对着交合处,客人粗壮的阴茎带着小艾的淫水从我的鼻梁上,滑进小艾的蜜穴。
  客人爽快的抽插着,享受着上天赋与男性的性支配权。
  小艾不知是痛还是享受,叫声胡乱却充满着魅惑。
  不知是不是有些脱力,小艾的屁股,已经支在我的前额上。
  而我,则在卖力的舔着客人的阴囊,吸允着客人的睾丸,努力顶住小艾的翘臀,并任由淫水在我脸上肆无忌惮的流淌。
  此时,客人便是主宰。用他得天独厚性器官,征服着卑微的蝼蚁。
  而我呢,或许连蝼蚁也算不上,只是一个活体的性爱支架,以及性能差强人意的性器官按摩器。
  当我还在尽力的提升自己舔蛋的水平时,客人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粗暴!
  抽插的力量,大部分施加在我的脸上我甚至感觉自己的脖子已经无法支撑了,要活生生的被撞断了,我却不敢移开。
  也不愿意移开,因为,可能这就是我的命,这就是我这样卑贱的残次品的存在意义。
  终于,伴随客人低沉的嘶吼,那只骄傲威猛的鸡巴,在小艾体内,释放了精华。
  我甚至能感到那一波一波的精华的注入过程。
  缓缓地,客人把那只象征男性权威的大屌拔了出来。
  紧接着,一股混合着精液和淫水的腥臭液体便从小艾的骚逼里淌了出来,流到了我的鼻梁上,又划过我的嘴唇,而我只能任由这骚臭的液体在我的五官上横行。
  我正要移开脑袋,客人却狠狠拽了一把我脖子上的狗链。
  于是我的脸又贴在了他的卵蛋上。
  小艾就闪到边上,窝到沙发上好像已经累瘫了。
  「把我下面舔干净。」客人恢复了平静,吩咐道。
  「是。」我用卑微的语气应了声,心里却没有一丝羞愧。
  勉强的把尚未完全疲软的大屌含住,小心地用舌头拌着口水,洗刷着那高贵的性器。
  腥臊的精液,伴着泛着白沫的淫水,统统被我吞下去了。
  大概快吸允干净了的时候,不知怎地,客人的阴茎竟然又渐渐的硬了起来。
  天啊,这才不到1分钟,这是什么样的恢复力,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像我这种撸一次,喷射两秒,腿软三天的废物,简直就不配叫男人。
  接着,客人双手放到了我的脑后,身体向前倾。
  忽然间,客人双手牢牢把住我的头,腰腹大力向前推送!
  那个刚刚硬起阳具,整根没入了我的喉咙!
  「唔!!!」剧痛!剧痛!我的喉咙仿佛要爆裂了!
  不应该已经被插裂了。
  爆裂剧痛加上窒息感觉让我一瞬间泪崩,顾不了别的许多,我拼命的挣扎,企图让头颅脱离他的掌控,可是,本已酸痛难耐的脖子完全使不出力气,跪在地上的小腿又被客人狠狠地踩着!
  我用尽全力,依然动弹不得。
  所幸,随着客人频繁抽插、暴肏,喉咙渐渐的麻木了。
  原来只是开苞的时候比较痛,习惯就好了。我竟这样安慰自己。
  于是我也放弃了抗拒,开始迎合客人,任由他的性器,在我喉咙里肆意驰骋。
  感受到了我的曲意逢迎,客人更加的兴奋了,尽情的享受着征服的快感。
  而我,也在品尝着,受人奴役凌辱的滋味。
  很快,客人的第二发要来了,本来已有所收敛的力道,呈几何倍的增强!
  而此时的我,早也无力反抗。
  只是心想,若是就这样被操喉咙操死,也算死得其所吧。
  强烈的窒息,以令我意识迷离。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我隐约感到,一根雄伟骄傲、青筋暴起阳具,狠狠地杵在了我那被踹的肿起的右眼上,把腥臭浓厚的精液,一波一波,射到了我那泛着血丝的眼球。
  接着,我就失去了意识。
              第六节、卑微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赤裸的躺在狭小的储物间里。
  喉咙很痛,嘴里腥腥咸咸的
  捡起散在地上的衣裤,啪啪灰尘,手忙脚乱的穿好。
  瘫坐着,大脑一片空白。
  发生的一切,慢慢的在脑海里回放。
  我想起我卑微地跪在客人脚下,
  卖力的舔舐、吸允客人的脚,
  我还想起,小艾姐靠坐在我脸上的屁股,
  想起横流在我脸上的淫液。
  以及在我喉咙里驰骋的,壮硕、尊贵的阳具。
  还有,还残留在我喉咙里的精液,仿佛是客人的恩赐。
  想着想着,我那根卑微,细短的小鸡巴,微微的扬起了头。
  「哟你个小贱货醒了还不滚出来」
  门被小艾姐一把拉开。
  「你要不要这么废物哦还晕过去了费了姐姐好大力气」
  说着小艾姐一手拽着我的耳朵另一只手狠狠的甩了我一个耳光。
  我就弓着腰由着她把我拽到后堂,看到老板坐在沙发上。
  「小贱狗滚过去跪好」小艾姐狠狠推了我了我一把。
  鬼使神差的我顺从的跪在了老板的脚边,低着头双手伏地。
  「嘿嘿,学乖了哦」老板一脸戏谑的看着我。
  「直起上身手背身后看着我」
  老板声音微冷。
  我赶忙照做,温顺、卑微、直挺挺地跪着。
  「啪!」老板狠狠扇了我一巴掌。
  「微笑不会吗!」
  我忍着打转的泪水,挤出了微笑的样子。
  「啪啪啪啪啪!」老板一扇了我不知多少耳光,我头昏脑胀,嘴里又涌起腥味,泪水也喷了出来,却又不敢丝毫违逆,勉强维持着微笑的表情。
  「嗯,还不错真学乖了。」说完,老板拿出一张5美元纸币摔在我脸上。
  「客人挺满意给了你艾姐500块,分你5块。」
  「之前收留你你大概欠我1万块的费用,什么时候攒够了你就可以滚蛋了,嘿嘿。」说完,老板轻轻拍了拍我的脸,转身走了。
  「嘻嘻,好了,滚回储物间去。」小艾姐轻笑着说。
  我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滚回了储物间,门被小艾姐在外面上了道锁。
  「里面有桶,有屎尿就在里面解决吧咯咯咯。」
  小艾姐的笑声越来越远,我呆坐在黑漆漆的储物间里,闻着阵阵霉味,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
  在小黑屋苦等了许久之后,终于有人打开了门。
  小艾姐揉着惺忪的睡眼,上身穿着银白色的吊带衣,浑圆的臀部上绷着一条粉蓝色的热裤,
  两条修长的美腿,仿佛是羊脂玉做的一般。
  精致可爱的小脚丫踩着一双粉嫩的拖鞋。
  我本是靠坐在墙边,鬼使神差的,我跪在这美丽的人儿面前。
  看到我的痴痴地眼神,小艾愣了一秒钟笑道,
  「真乖啊小贱狗,呵呵呵~」
  她反手把门掩上,走到我面前,
  「小贱狗,我好看嘛~」
  我仰视着她,呆呆地点着头。
  「那你愿不愿意帮我个忙啊~」
  「愿…愿意」我胆怯的轻声说道。
  「是这样哦,你那老板一大早兽性大发~把姐姐我弄的好累啊~还留了好多脏东西在我身子里,你帮我清理一下好不啦~」
  小艾娇声说着,用她那凝脂般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我的嘴唇。
  手指冰冰的,很舒服,虽然隐约带着些腥臊味。
  「好…好!」
  我从未想过我会对一个妓女这样痴迷,
  可是小艾真的是太完美了,甚至于,我心甘情愿让她骑跨在我的脸上。
  我平躺在地,小艾蹲在我的脸上。
  我面对着她微微泛红的下阴,竟看得痴了。
  阴毛混着淫水、精液,一片狼藉却有着勾魂摄魄的魅力。
  我缓缓地把嘴贴了上去,一寸一寸吸允那肮脏腥臭的混合体液。
  腥骚咸臭的淫液,却仿佛是琼浆玉露。
  毕竟,里面混有小艾的淫水。
  「用力吸,内射了好多呢~」
  我听话的用力的吸允着阴道口,感到真的有一股股热流吸到了嘴里。
  「吞下去,我不想看到那脏水哟~」
  于是,老板释放在小艾体内的精液,统统被我吞了下去。
  「好了小贱狗,一会要来客人了,你也去洗洗干净。」
  心满意足的小艾姐离开了狭小的储物间。
  我回味着嘴里的腥臭,可耻的硬了。
  「小贱狗,来客人了!」
  和上次一样,我脖子上拴上了根狗链,被小艾牵着进了包间。
  当我看到客人的样子时愣住了,竟然是我的大学同学!
  他好像也认出来我了,露出了一丝错愕的神色。
  我涨红了脸低下了头。
  竟然是他…我心情无比的复杂。
  他叫张超,身高1米85左右,经常参加各种体育活动。
  我们一起上过一节课,当时他问我借作业我都推说不会没有理他。
  这…怎么会遇到他啊!
  小艾似乎感到气氛的异常,不过看着客人脸上挂上了笑意,便不再去管,对我训斥道,
  「还不爬到客人脚下!」
  我缓缓俯下身子,爬到了张超脚边,低着头不敢看他。
  张超慢慢伸出手抓住我的头发向前推,我便强行的仰起了脸,
  「你就是这里的小贱狗?」张超轻笑着说,
  「是…是」我小声应着。
  「哈哈哈哈有意思了,来张开嘴」
  张超把头伸到我脸的正上方,对着我张着的嘴,狠狠的吐了口吐沫。
  「咽下去,好吃不?」张超一脸的坏笑。
  「好…好吃」我卑微的应着。
  「叫声爹来听听」
  「爹」这一声叫出口,宣告着我所有的自尊都已破碎。
  我只是一个卑微的下等贱狗了。
  我轻柔的解开张超的牛仔裤,看着那根半硬未硬,却足足有我的两倍粗大的阳具,慢慢的,含进了嘴里。
  「哦嗷」张超兴奋的吼叫出声,双手狠地揪着我的头发。
  我任由他粗壮的阳具抽插我的喉咙,
  这大概就是我的命,
  我卑微的贱命,不就该被征服凌辱吗?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安卓APP下载|注册教程|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论坛

, Gzip On, MemCache On.

GMT+8, 2019-8-19 05:43

大西瓜联系邮箱/环聊:daxiguabbs@gmail.com

© 2016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