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如果不能登入的先换一个浏览器试一下还不行就点上方找回密码,邮箱乱填找不回的请联系客服邮箱或者QQ2797387628!
UC和QQ浏览器兼容不是太好,视频不加载可以刷新几次看看,或者换浏览器,推荐谷歌/360/搜狗浏览器

【格斗向:抖M青春日记】(06)【作者:apewest】

[复制链接]
请叫我雷锋哟 发表于 2019-7-11 15: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字数:1046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月16日
  清晨起来和欢欢一起去跑步,这小妮子说四点钟街上没人,连胸罩都没穿,套了个背心,随便拿了一条我的大短裤穿上就跑出了…………
  我俩绕着湖心公园,跑着跑着她胸前一对大白兔就跳出来了,我脱下T恤套在她身上,她双手一推将我推进了湖水里…………
  虽然我身体好,但是2月份在水里玩也实在太不合适了吧??
  我刚准备上岸,抬头看到的一幕把我惊呆了,欢欢的T恤和背心已经被扔在一旁,她弯着腰脱掉了睡裤,轻轻一脚将睡裤踢到了一边。
  一瞬间我忘记了身边几乎0度的冰水有多么冷,我看着她光洁的肉体,在寒风中挺立着,诉说着女性酮体的骄傲。她双手张开,在凌晨0度的阳光射线里,摆出了一个光明神圣的肉体十字架。她就像女子体操运动员亮相一般,向前挺起了胸,可惜我在正面看不见她几乎撅到天上去的屁股…………
  我傻傻地在水里飘着,看着欢欢摆了一个非常夸张的立定跳远的姿势,纵身一跃将我压进了水里。
  她的胳膊,她的腿,紧紧地缠住了我的身体,我感觉身体似乎在这0度的冰水中沸腾了,而她的身体也是那么炙热。我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短裤拉到了膝盖的位置…………
  她一双大腿夹在我的腰上,我托住她的屁股,背靠着满是泥泞的湖岸边,在水中进入了她的身体…………
  渐渐地感觉身体支持不住了,我张开双手抓着岸边的杂草,让她缠在我身上腰振。她搂着我的脖子,双乳在水平面上忽上忽下。…………她全身都开始发红了,我亲吻着她湿润的嘴唇,她突然咬了一下我的嘴,我看到她的嘴唇上有我的血迹。我低头看了看她的胸,怕她的乳头会冷,然后就一直把它含在了嘴里…………
  …………
  她高潮了,在我高潮之前就高潮了。这是我第一次让她先高潮,喜悦之极的我还没来得及表达骄傲之情,突然感觉她的两条腿紧紧地夹住了我一条大腿的位置,然后她胳膊又将我的另一条腿抱在了她的胸口,我在水里呈现出了一个极度羞耻的劈叉姿势…………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样的姿势我会下沉。我沉到了岸边的水底,虽然不深,但是头部还在水面下。我想要喊,一张嘴就吞了一大口冰冷的水,然后就被拖到了岸上…………
  我跪在岸边吐了好多水出来,欢欢在我背后轻柔地抚摸我的背:「老公对不起啊,刚才实在是太舒服了,所以很想用大腿夹住点什么东西…………我真不是故意要整你来着…………」
  我咳嗽了一声,吐了一口唾沫坏笑道:「有那么舒服吗,怎么个舒服法描述一下我听听…………」
  「去死啦你。」欢欢抬起沾着水草和泥巴的脚踢在我脸上……
  …………
  她套上了短裤和T恤(都是我的),躺在湖边的草地上:「你要好好锻炼身体哦,你的身体就是我的性福…………」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
  她用手摸了一下我被咬破的嘴唇:「任何时候,只要我想要,你就要给我。我要几次,你就要给我几次,能做到吗??」
  我躺在地上,任由冰冷的风吹在赤裸的上身:「我…………尽力而为…………」
  欢欢一手拿起了自己的背心,把背心像腰带一样系在了腰间:「继续跑吧,我们今天先跑个20公里再说……」
  天亮了,寒冬腊月一男一女穿这么凉快晨跑的不多见吧…………
  **********************************************************************************************************************************************************************************************************************************************************
               2月22日
  我和杨依依在她家客厅里重新模拟了一下伊瑞拉给我做过的那个腿部力量测试,我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当时我好像被坑了,明显夹住对方的腿比较难,而在中间分开对方的腿比较简单。
  我尝试了好几次夹依依的腿都被她轻松地撑开了,我揉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根,等腹股沟没那么疼了之后对她说:「我们换一下吧,你来夹我试试看?」
  杨依依微微一笑,分开了自己的双腿,宽松的白色长袍下方,一双黑丝美腿展现在我面前,我还能透过半透明的裤袜看到她穿着浅色的情趣内裤,私处饱满而凸起,她坐在我对面,单手托着自己的下巴,静静地看着我。
  我吞了一下口水,小心翼翼地将双腿并拢坐好,杨依依慢慢地用双腿膝盖内侧夹住了我的膝盖。
  在杨依依家里进行室内训练,她一直都是开着空调的。我身上只有一条短裤,感受到着她美腿丝袜摩擦的触感,看着她劈开双腿夹住我的腿,身上敞开的白色睡袍露出黑色的胸罩,大半个雪白巨乳都露在外面。我傻傻地坐在那里,一时间忘记了要做什么…………
  「用力呀…………」依依笑着说:「还是你的力量都集中到两腿中间去了…………」
  我感受到裆部有一丝悸动,赶紧转移注意力用力分开双腿,果然轻松地就撑开了一个裂缝。
  最开始依依根本没有用力去夹我,看到我撑开一个空隙之后,依依开始发力了。我感到两个膝盖都被她的腿夹得生疼,很快这一丝缝隙也没有了,我的腿又重新被她逼得紧紧捏合在了一起。不过两腿并拢之后她依然在用力,我捏着拳头用力想要将腿分开,但是坚持了好久都无济于事,我感觉腿已经酸的不行了,但是转念一想,难道依依她就不累吗…………
  突然依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指着我笑道:「哎呀,你的样子…………哈哈,就像夹紧双腿抵抗侵犯的良家妇女…………笑死我了…………」
  随着她一声笑,我和她的腿同时分开了,尤其是她的腿,几乎平着打开了180度,我回忆了一下自己刚才被她夹得紧并双腿奋力挣扎的样子,好像是有点要被强奸的画面感啊…………
  她慢慢地将劈开的双腿合了起来,我装作没看到她肥美的会阴和丰满结实的大腿内侧肌肉…………她在我面前摆弄出这么性感的姿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指着她,脸红脖子粗地大声说道:「你是没力气了才故意笑场的吧??」
  依依用小手优雅地遮住了嘴:「你一个大男人,还真的好意思跟我比力气啊??你膝盖并拢还挺着个大JB的样子实在是太gay太受了,不笑场很难啊…………」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裆部,果然挺起了一大块…………我只能把原因归结到她身上,本来这也是事实:「你穿成这样,我也没办法啊。你一个人在家里穿什么丝袜…………」
  依依翘起了一只脚,脚底对着我的脸摆弄了一下,给我看了一会儿她的脚底之后,她的脚慢慢地向我两腿之间伸了过来,我下意识地并拢了双腿:「你要干嘛??」
  依依用脚尖轻轻地拨弄了一下我的膝盖,我看着她的脚和美腿,还有坐在沙发上那巨大的屁股,心里涌出一股强烈地分开双腿让她蹂躏肉棒和蛋蛋的冲动。
  但是我忍住了。
  依依微微一笑把脚收了回去:「是你打电话给我说要来,我才穿上去的…………」
  一股强烈的情感涌到了我的胸口,不管这个女人有多少情人,不管她的过去未来是怎样的,她的的确确在这两年之中,对我付出了很多,给了我很多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回忆。
  我好想吻她,好想跪在她面前、抱着她的腿,告诉她我内心有多么崇拜她,爱慕她。
  但是我没有,我只是站在她面前,带着哀伤的,欲言又止的表情看着她。
  「有些东西,叫命里没缘………我可以得到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却得不到我最想要的那个……你放心吧,说的不是你……」依依把身上的睡袍系了起来,穿上拖鞋对我说:「走,我们去楼下健身房。」
  我听她说出「不是你」三个字的时候,心里有一种深深的失落,又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跟着她的脚步,从背后看着她左右扭动的巨臀,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她说的那个人,该不会是她老爸,杨泰雄吧???
  **********************************************************************************************************************************************************************************************************************************************************
               3月9日
  地点居然就在我住的城市旁边。
  夜里十二点半,有人包下了整个乡村酒店的旅馆温泉。
  我们比赛的擂台就搭在平时来来往往的旅客大厅里。
  杨依依全身只披着一身白色的浴袍(终于因场合原因没穿丝袜了),脚上穿着精致的皮凉鞋,居然是平跟的。
  依依传了一张图片给我,然后勾了勾手指对我说:「我先去温泉那里等你啦,速战速决赶紧的……」
  每一次比赛的评委都会换人的,这次换的两个男性评委似乎是亚洲人,都戴着墨镜。但是其中一个一直盯着杨依依吞口水…………
  我看了一眼手机,杨依依给我传来的图片是一位穿着和服的亚洲美女,我仔细地看了一下旁边的配字。
  「AKI,坚定的大和民族主义者。身高1。68,体重55公斤,三维91。59。90。主要搏击类别:空手道。」
  这系统有毛病吧,又塞给我一个亚裔的!!一共才四个人,我前两场就碰上两个,这概率也太低了吧…………
  听到一阵「呱嗒呱嗒」木屐踩在地板上的声音,AKI出现在了大厅的另一个入口处。
  高叉的红黑色和服露出一侧的大腿和肩膀,皮肤比图片的黑很多,看来图片是经过专业处理的嘛。烫过的睫毛很夸张地翻了上去,脚上穿着传统的日式袜子,蹬着木屐显得身材高挑了很多,不过我这里是有数据的,168也不算矮了…………
  AKI指着我,用听起来很愤怒的口吻说了一句话,处于蒙圈状态的我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丫头说的就是传说中的日语。我只能无奈地回了她一句:「你会说中文吗?」
  AKI的脸一阵黑(因为本来就是黑的)一阵红,老实说她那黝黑健美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是好性感啊,身材和欢欢差不多,比欢欢瘦一些(难道是因为黑显瘦?)。她瞪着我半天说出了一句话:「你等着。」
  这中文说的字正腔圆,听完我就笑了。我的父母也跟她是同一种人,每天就想着大日本帝国能重新出现在世界地图上,到最后还不是得用中文和别人交流…………
  因为我拒绝学日语参加各种游行活动,父母养我到18岁就把我往飞机场一丢双双跑路了。
  现在父母一起在欧洲过着神仙伴侣的日子,前不久老爸还给我发消息说,他看了我和威廉的比赛视频,希望我以后能带着象征日本精神的头巾去参加比赛……
  神游之间,比赛已经要开始了。AKI脱掉了和服和袜子,露出穿着浅蓝色高叉泳衣的身体,胯骨和大半个屁股都露了出来,全身都是性感的小麦色紧致皮肤。不长的深黑色头发在脑后扎成了很精神的小辫子,犀利而英气十足的眼神,坚挺的鼻梁和禁闭的薄唇。我看着她一脸正气的表情,心中的嘲弄之意一扫而空,突然觉得,心里有种信念支撑着,也不是什么坏事,哪怕这种信念说出来会被别人耻笑。
  她压腿的时候我看了看她的脚,脚底居然是鲜嫩的粉红肉色……我解下自己的腰带,袍子滑到了地上,我深吸了一口气,跳上擂台。
  「FIGHT!!」
  AKI一阵短跑运动员式的助跑,然后直挺挺地跳了起来,空中一个转身用脚底向我的太阳穴抽了过来,客观地说这记摆腿是非常漂亮的(再配合上她夸张的高叉泳衣就更漂亮了),但是丝毫铺垫都没有,而且动作太大,能打到人才有鬼了。我一低头避了过去,她落地后又是转身一记回旋踢向我的脑袋扫去,动作简直和查克诺里斯的招牌roundhouse一模一样,我有意试一下她的力道,没有闪避而是用手腕去挡,果然力道大得惊人。我抖了抖发麻的手腕,低头看了看她的腿,黑得发亮的一双美腿上呈现出细细的条状肌肉,充满了野性的美感。我知道空手道是一门防守的艺术,进攻性和实战型都比较一般,但是面前的女孩明显非常有信念,这种信念可以令她的战斗力翻倍提升……
  我没有再低头看她的腿,而是盯着她的肩膀向前跨了一大步欺近身去,她非常机敏,没有起脚而是摆好了姿势等我进攻。我看了看她紧绷的姿势,决定调戏一下她的反应神经。我一记直拳向她的下腹部打去,果然她立刻把捏成拳头的双手交叉在腹部前方摆了一个交叉手的防御姿势。我这一拳没有打实,出到一半就变后手为前手,左脚一个垫步,腰部向右侧扭动,左手的摆拳挥向她的下巴。
  她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去防御这一拳,估计也来不及了。她只是摊开了交叉在腹部前方的双手,右脚单脚用脚尖向前方我的腹部直挺挺地捅了过来,我的拳头重重地打在了她的侧脸下颚上,她的脚尖也捅到了我小腹的位置。因为她那拙劣的发力方式,我并没有受伤,但是这一拳是真真切切地命中了,我抬起头看了看她的脸,居然并没有肿得很厉害,只是有些发红。
  她扭了一下脖子,发出很夸张的卡擦卡擦折骨的声音。然后盯着我说:「有这样的技艺,应该用来提高日本的影响力,传播日本的空手道精神……」
  你有病吧,老子学的是中国传统的武功(杨依依告诉我的)加上乱七八糟的拳击散打自由搏击啥的,就是没学过空手道,还有就是日本早就亡国了,文化什么的也早就渗透到世界各地,国家虽然没了,但是文明是不需要你来操心的,根本消亡不了。
  她跳起了小碎步,不再保持着稳重的猫足立姿势,深吸了一口气(貌似这个叫做「吐纳」?)之后,她冲过来一记直拳打向我的胸口,我用拳击手的防御姿势双臂挡下了这一拳,然后左右开弓回了她两记左右摆拳,她吃了第一拳之后,提起单手单脚,用鹤立挡的姿势左手腕挡下了我的摆拳,然后提在空中的那条腿直线飞了过来,脚趾重重地戳中了我的咽喉。
  这一下痛不欲生,我在惊恐之中反应过来了什么,她第一下脚尖直捅的目标并不是我的小腹,而是下阴。果然听到她鄙夷地说道:「连要害都防不好,你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什么用??还是好好跟我学回空手道比较好。」她收回了绷劲笔直的美腿,脚趾甲呈现鲜活漂亮的肉红色。我捂着喉咙看了看她的大脚趾,虽然她这样直刺的出脚方式比较乏力,但是如果直取要害还是很可怕的。
  天下任何一门武术,都会强调对要害的防守,我听她讥讽杨依依教我的武功,很是愤怒,有意要打她要害羞辱她。我跃上前去用肘开路,左右连续几个肘击都被她用胳膊挡了下来,我看她摆着稳稳的三战姿势,依然用肘重重地打向她防御的胳膊,男女体质天生的差距显现了出来。几个回合之后她不愿意再防了,我看准她要闪,依然摆了个肘击的姿势,不过这次出的是下盘踢,右脚重重地扫在她的脚踝上。她居然在脚踝被踢中之前,扭转了一下脚尖的朝向,用小腿比较坚硬的外侧接下了这一击扫腿。这一下她的腿分开了,我没有多想,抬起脚向她两腿之间踢去。
  没想到她双腿一并一收,夹住了我踢出去的脚踝,我的腿被她夹在两腿之间,我用了一下力没有拔出来,这妞的两条腿简直跟大钳子一样紧。单脚支撑的我心里有些慌,只能用双手逼她反击,但是她不慌不忙,夹着我的腿双脚起跳向旁边一侧跳了一大步,我的支撑脚扭了一下,一拳打空摔倒在地上。
  「想踢我裆部?你做梦吧,我们空手道每天练出拳都要夹紧腿的!!」她双手抱住了我的小腿,一只脚的脚底踩在我的裆部蛋蛋上,对我说道:「你的父母亲,川又魁夷和堀江彩香现在都在北欧居住。如果你不听我的,我就把你在这里的比赛视频传给他们。」
  我整个人都懵了,然后我尽量控制自己的表情,思考着对策,我不能让她知道我很在乎自己的父母,否则她更加会用他们来要挟我。
  我大叫着:「我的父母和你一样,都是精神分裂的日独分子,养我养到18岁就把我丢到大街上去了,他们是死是活我都懒得管,还管他们怎么看待我??」
  AKI气的脸色都铁青(本来就是黑的,现在更黑了貌似),横眉骂道:「你这样不忠不孝的垃圾留在世上干什么??我今天就把你去势了(虽然没学过日语我也知道去势是什么意思……」说着用脚跟重重碾在我的蛋蛋上,我痛得惨叫了一声,然后挥拳向她胡乱打去,她避开之后,又朝我的蛋蛋蹬了一脚,并且把脚底抵在我的蛋蛋上,用力伸直了腿……
  我想到了上次和欢欢在水里做爱,高潮之后欢欢爽得不能自已,双腿夹住了我的一条腿,双手抱住了我另一条腿,用四肢的力量才将我的两腿固定住。眼前着黑皮日本丫头力气肯定没欢欢那么大,我应该可以挣脱,但是我要寻找一个更好的机会。我故意找她说话分散她注意力:「你怎么会知道我父母的事情???」其实这个问题我根本不关心,能参加这个比赛的女选手,多少都有点神通广大的味道,而且我父母还是在中国上了新闻的人物,根本不难查到。
  AKI用脚底揉搓着我的蛋蛋,但是力道变得温柔了:「我们小时候是邻居的哇,你老爸经常给我们上日语课,教我们茶道空手道什么的,还告诉我们,文化不可以亡…………」
  什么狗屁玩意儿,日本文化那点破东西哪里是原创的,还不是从大天朝传过去的…………但是我没有这样说,我顺着她的语气:「那我们就是传说中的青梅竹马咯??日语叫什么来着,驯幼染??」
  AKI笑着说:「是幼驯…………」我没等她把这个「染」字说出来,用力地翻身用自己的腿夹住了她伸在我裆下的那只右脚,然后抓住了她的脚踝站了起来。我拉着她的脚踝,一只腿伸到她左右腿之间,将她的右脚脚踝别在我的右臂之下。她脸贴着地趴在地上,大叫着:「你动手啊!!我不会求你的!!」
  这时候我想折断她的脚踝是挺轻松的事情,但是我想起了什么,我看了看她暴露在我眼前的大屁股,两条浑圆结实的大腿一抖一抖的,她的裆部只有一条又细又长的蓝色高叉泳衣,泳衣几乎勒到了屁眼沟和阴核里面,我提起脚踢向她的两腿之间那条又细又长的蓝色布料:「听说你们空手道对于裆部的防守很到位??」
  这一下弄巧成拙了,她原地向后蹬了一脚,正好蹬在我勃起的龟头之上,而我虽然也踢了她裆部一脚,但是明显是男性的裆部弱点更明显一点…………我感觉本来充血勃起的JB几乎要被她这一脚正面直击给踢得弯折了,眼见我的手松开了,她扑腾了几下站了起来。
  她向下拉了一下泳衣的裆部,重新遮盖好自己浓密阴毛覆盖的裆部,这丫头,穿这么暴露的泳衣都不脱毛,她见我直勾勾地看着她,骂道:「你看什么看??我俩世界观不合,不许你看我……」
  「你人是挺好看的,就是信了一些歪门邪道。」我捂着龟头原地站着,不敢上前。
  AKI哼了一声:「就你这白痴也知道什么叫好看??这样吧,你踢我一脚,我踢你一脚,谁先躺下就摆好姿势等着对方骑上来吧,有没有这个胆子…………」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个傻妞我的智商也被她拉低了,我大声说道:「好啊,我怕你不成!」说着我分开双腿呈马步站好,抬头看天:「你来吧。」
  她用手压了一下我的头顶,让我看着她的腿:「你不是说我好看嘛,怎么又不看了??不敢吗??」
  她伸腿比了一下位置,脚趾碰到了我的蛋蛋又拿了回去,然后猛地一抬腿,我吓得赶紧用手去挡,没想到她踢到一半停了下来:「不敢就算了,我们正常打…………」
  AKI脚尖踩地扭动着自己的右脚脚踝,我看了看她的腿,除了肤色黑一点,竟然一点都不比欢欢的差,反而黑黑的小麦色还有一种异样的震撼力。我闭上了眼睛,把手背到背后。
  AKI突然把手伸进我的裤裆摸了一下我的龟头,我刚把眼睛睁开,她啪地一脚重重地踢在我的卵蛋上,一只手还紧紧地握住了我的龟头,好像要把我膨胀的龟头给捏扁一样。一股剧痛从下体逆流而上直奔大脑,我痛得两脚乱蹬、在地板上乱蹦乱跳,不断喘着粗气。AKI用手抓住我的龟头,不让我乱动……
  AKI站直了,分开双腿,双手叉腰,等着我去踢他。我缓缓地调匀自己的呼吸,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GB已经软了下去,蛋蛋周围的皮囊似乎比平时更松垮一些。我想要用力踢她,可是我每次刚抬起腿,就感觉两腿之间一阵疼痛,好像根本发不了力的样子。AKI看着我跃跃欲试又有点怂的样子,得意地笑了:「你到底踢不踢啊??别怕呀,你快点踢,踢完了我踢你……」
  我怪叫了一声,飞起一脚踢了过去,因为激动和紧张,踢击的部位不是脚背而是几乎靠近小腿了,踢到她裆部也是一阵软绵绵的感觉,AKI闷哼了一声,捂着裆跪了下去,然后抬起头对着我做了个鬼脸:「好痛!!该我了…………」
  我知道她是故意逗我,我刚才踢她那一脚应该没有奏效才对,她走过来,抚摸了一下我的JJ,然后用手握住了它,口中说道:「基本的礼仪都不懂了??见到女王要立正敬礼的呀。」说完一把抓住我的两颗蛋蛋,我的蛋蛋已经变得又肿又大,她的小手抓起来都有些吃力。她分开双腿将我的GB和蛋蛋夹在大腿中间,有节奏地交替踮着双脚脚跟,屁股左右摇摆着,两条美腿一上一下揉搓着我的GB和蛋蛋。她用一只手揉了下自己红肿的下巴,盯着我的眼睛说道:「你是真的没力气了,还是根本不忍心踢我??你根本没踢过女人那里对吧??我可是经验很丰富的哟……」
  感觉到我的GB在她两腿之间快要涨爆了,她向后跳开,我无意识地分开了双腿,没想到她踢了一下我的脚踝,示意我把腿并起来。我莫名其妙地脚跟并拢站直了身体,她移到我的侧面,突然腿一抬用脚背横着踢了过来,我的GB是高高举起的,她这一脚清脆地命中了下面耷拉着的两颗卵蛋,我一把抱住她的腿,差点趴在了地上。她居然把那条腿就这样水平地横摆着,硬是支撑了我的体重没让我倒下去。
  眼见我连继续比试踢她的欲望都没有了,她收回了那条90度水平的腿,在我向前扑倒的同时,转身飞起用另一只脚凌空侧蹬踢在我脸上,我立刻向后飞了几米远,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她一步一步走了过来,蹲在我面前说道:「好啦,你准备一下吧,我要上了哦……」说完就一把扑在我身上,隔着泳衣我都能感觉到她坚挺的乳头,她用双腿夹住我的GB,柔软的肉体不断在我身上摩擦扭动。我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泳衣裆部,用力扯断了她裆部的那一小块细长的布料,用手去找她小穴的入口。
  她居然发出一声很温柔的浅笑声,顺从地用小穴的肉腔吞没了我的GB,那里又紧又湿,进入的一瞬间我几乎感觉自己立马就要射精了,她捏着我的鼻子说道:「其实你很弱你知道吗,要不然也不会被选到这里来。你自己动吧,别指望我在上面给你动……」她扯下破碎的泳衣塞进我嘴里,然后继续捏住了我的鼻子:「要么射精,要么窒息而死,随便你啦……」
  我用双手扒拉着她的屁股,奋力地抖动着腰上下顶戳,希望能把她先干高潮,但是很快我就到了射精的极限,而且头脑缺氧已经快没力气去抽动了…………我惨叫了一声,发出受伤的野兽那般的低嚎声,她以为我射精了,呵呵一笑放开了我的鼻子,然后抽出我嘴里的泳衣,趴在我身上亲我的嘴。
  她叼着我的嘴唇低声笑道:「完胜…………」
  她并不知道我的高潮是假装的……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将湿漉漉的GB抽了出来,左手手肘压住她的脖子,一根手指伸进她的小阴唇,从下往上拨弄着她的阴蒂。
  她很快就高潮了,在她喷水的同时,我放开了压在她脖子上的左臂。
  她一巴掌扇在我脸上,然后红着脸问道:「你还没爽到吧,要继续吗…………」
  我看了看她发红的下巴和脖子,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半硬半软湿哒哒的GB,说了一声「对不起」就披上毛巾走了。
  AKI在背后大叫:「你得洗干净了才能去泡温泉,温泉可不是用来洗澡的!!」
  走进杨依依的单间院子,居然看到杨依依拿着pad在看刚才的比赛视频!!依依见我走进来,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我的身体,笑着说:「快过来一起泡。」
  我想到AKI说的:「是需要洗干净了才能下去的吧??我去冲一下…………」
  依依用手指了指温泉的水面:「我要你现在就下来。」
  不知为何,她的话对我来说具有不可抗拒的神圣效力,我毫不犹豫地把浴巾甩在一旁,踏进了温泉里。
  我坐在温泉的一边壁上,她坐在另一端,隔着水雾气依依的声音依然那么勾魂动听:「你离我那么远干嘛,过来呀……」
  我真的过去了,和她肩并肩坐在一起。
  我俩肩膀贴在一起,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有些尴尬…………
  突然依依用自己的浴巾盖住了我的脸,然后在水下伸过一只手抓住我的GB,大拇指稍微揉搓了一下,我立刻有了反应,并发出啊的一声浪叫。
  我立刻站了起来,将她的浴巾丢还给她,低头一看,果然JB已经像冲天的炮筒一样呼之欲出了…………
  她将浴巾沾了些水,然后「啪」地一下像鞭子一样抽在我的胸口,力道并不大,虽然不疼但是我的胸口像有什么东西在火辣辣地燃烧,依依用单手舀了些温泉的水,泼在我脸上…………
  我傻傻地站在原地,水渗入了我的眼睛,视线模糊一片之下,我听见「哗啦」一阵水声,依依那绝美的腿从水里划了出来,重重地一脚踢在我的蛋蛋上。
  一声无比清脆的响声,水珠四处飞溅…………
  她的腿从这么深的水里踢出来,居然还能有这样的力道和速度,这是多么令人敬畏的肉体和力量。
  我趴了下去,喝了几口温泉的水…………挣扎着我抱住了依依的腰,脸贴着她平坦湿润的小腹。依依用单手托着我的下巴,示意我站起来。
  她用脚背贴着我的蛋蛋,对我说道:「前不久我爸爸对我说,想要的任何东西,都要靠自己去追求。而我现在想要的,就是你。」
  我也不知道是喝水喝晕了,还是被她的话语冲击了神经。
  她单脚在水里站着,身体却完美地保持了平衡,上半身纹丝不动,那条抬着的腿,用晶莹潮湿的脚背轻轻摩擦我的睾丸…………
  她的肉体怎么可以塑造得、控制得这么完美,她在完美地控制自己的身体的同时,也完美地控制了我的灵魂……
  她开口说道:「幸福,你的幸福,我的幸福…………幸福的大门就在眼前,但是它不会自己打开,需要有人去主动来踢这临门一脚…………」
  「脚」字刚落音,她的腿收回水里又弹了出来,虽然踢腿的幅度很小,但是力道却比刚才更大,我痛得捂着蛋蛋在水里跳了起来,然后背靠着池壁坐了下去…………
  伴着轻柔的拨水声,依依扭着屁股向我走了过来:「你有罪恶感是不是??你可以骗自己说是我强奸了你啊,反正你又打不过我…………」
  我支支吾吾地说道:「杨姐,我…………」
  依依抬手用手背反着抽了我一个耳光:「你能把这个『我』后面的台词说完吗??每次都我我我我我,半天我不出一个屁来,你到底怎么了??」
  「我不能失去欢欢…………」
  「理性思维里你是这么选择的,可是灵魂深处你好像不满足于她一个人的样子……我们做事从来就没有任何枷锁,都是顺从自己内心真实的意愿……」说着在水里用柔软的脚心揉搓了一下我的龟头:「你看你那淫荡的表情…………」
  我抱着她的脚踝,却没有任何力气将她的脚拿来,或者说,我根本就不希望这么做…………
  「都忍成这样了,逼着不射精的话,对身体不好的……」依依说完迈开腿来骑了上去,她用手托着自己的两颗巨乳,在水面上一左一右噼里啪啦地用大奶子抽打我的脸,平坦的小腹紧紧贴在我身上,我在水里毫不费力地托着她的大屁股(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神奇的画面,她丰满圆润的身躯似乎可以轻易地浮在水面上),带着出轨的罪恶感和无限的欲望,我插进了她的娇穴。
  那种感觉,就像是迷路的孩子找到了久违的家…………
  她一边上下扭动着大腿和臀部,一边对我说:「我们在这里休假一个星期再回去,欢欢这也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就好好放松一下,别想太多…………」
  什么叫别想太多…………
  不过既然是你说的话…………
  我又怎么能说不…………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西瓜联系邮箱/环聊:[email protected]

© 2016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